靈渡寺

 

LTM_001

 

「杯靈雙渡」

新界西北有這列山嶺——杯渡山(又稱青山)和靈渡山(又稱圓頭山),它潛藏著兩座古剎——青山寺和靈渡寺。要一天之內走畢這個聞名的「杯靈雙渡」是非常吃力,唯有選擇先走靈渡山。在西鐵天水圍站下車,轉乘K75,在新生村下車,穿過新生村和架空的港深西部公路,半小時便到達靈渡寺。

 

潛藏的靈渡寺

靈渡寺建於何時,已無從說起,嘉慶24年(1819)版的《新安縣志》卷十八勝蹟略「寺觀」條記﹕「靈渡寺在縣南三十縣里靈渡山」;另卷廿一人物志「僊釋」條記杯渡禪師「……復駐錫靈渡山山有寺亦名靈渡寺」;若以杯渡活躍於南朝劉宋年間(即5世紀)計算,靈渡寺已有一千五百多年歷史。

沿著車道往山上走,偶然在右前方會遠眺到靈渡山(圓頭山),不久終於來到渡靈寺。它四周被茂密樹林包圍著,有種深山古剎的幽情;寺前方有一大片土地(昔日曾是農田),正對著”香港國際少林文化中心”的綠色圍板,站在這個圍板,望著前方的靈渡寺,只看到寺的外牆、屋脊和瓦面,感覺是怎樣,那要親身體會!寺的兩旁有小溪流經,靈渡井如今不見了,寺的後方曾是菜園和竹林,現在僅見一小片竹林。

 

LTM_010

從遠處望向靈渡寺,只看到寺的側面。

 

正門開在側面

最特別的地方是靈渡寺正門開在側面,跟大埔省躬草堂相似,據說跟風水有關,這個說法最早提出是何時,則不得而知。找到下面三條有關靈渡寺的記載,2003年重修開光紀念特刋中,廈村鄧氏有較詳細記述,可以知道靈渡寺正門本來不是開在側面,直至道光20年重修時才改在側面,而且寺的位置也向下遷移。

LTM_006.JPG

 

下面幾條資料都有提及這個風水問題﹕

  • 1962年《良友畫報》李君毅的專欄文章〈靈渡山中靈渡寺〉如此記述﹕「靈渡山北麓有山脉餘支,山勢遠望似虎,靈渡寺恰在虎頭位置。」

 

  • 1977年蕭國健《香港之三大古剎》書中記述﹕「相傳靈渡寺初建於唐代,位山坡之上級,宋、明兩代亦經多次修葺及重修,清道光二十年庚子(西元一八四0年)重建,位今所在之下級,咸豐十一年辛酉(西元一八六一年)重建,民國十六年丁卯(西元一九二八年)再重修。其地山脈雄奇,恰肖虎形,寺址即為虎頭之所在,故寺門開在左方,面對錫降圍及新慶圍。」

 

  •  2003年《靈渡寺重修開光紀念特刋》「靈渡寺簡介」中提及靈渡寺風水問題時都很輕描淡寫﹕

「入清後道光二十年庚子(一八四零年)改於山坡下級重建,並以風水關係,將寺門改成橫向,亦屬民間因環境及地區民風需要而營造之獨特建構……」

「靈渡寺所處之峰巒恰肖虎形:據云寺址即虎頭所在,又有謂此寺就”風水”言之,來龍奇偉,水口緊密,”蚺蛇出洞”,宜立寺觀,佛光普照,足以蔭護元朗平原諸圍村……」

 

靈渡寺業權歸屬

千多年間變化不少,它曾經是寺廟,亦曾作為道觀,這裡省略不說了。至於何時廈村鄧氏擁有靈渡寺呢﹖據劉智鵬《屯門》2012年,頁47,記英國租借新界後,廈村鄕鄧普緣及屯門鄕陶堂向田土廳辦理物業登記,註冊為青雲觀及杯渡寺司理,推測也在此段時期,廈村鄧氏也註冊靈渡寺為司理。

偶然看到寺外牆貼著兩則2004年的通告,可知靈渡寺的地段為Lot Nos. 1379 , 1380 in D.D. 125 Yuen Long,而司理為鄧英來。

LTM_028

 

重修情況

LTM_013

據寺內的文物(銅鐘、匾額等),可確知清代道光20年(1840)、咸豐11年(1861)、民國16年(1927)、1970年曾經重修過,最近一次重修是2000年至2003年間。

 

載著寶貴資料的客堂

走入大殿對著的客堂,小小房間仿如一個小型資料室,有舊雜誌、碑記、石匾額、磁相等等,真的如獲至寶。

(一)  舊雜誌

牆上掛著兩面玻璃鏡框,裝著發黃的舊雜誌, 這是五十多年前的雜誌報導,資料很寶貴,這是看過最好、最精彩對靈渡寺的報導。其中兩篇是著名旅遊記者李君毅(1918-2009)前輩的作品,可惜玻璃反光,無法細看,後來到圖書館找尋這兩份雜誌。

 

  • 李君毅專欄「良友遊覽直昇機」—〈靈渡山中靈渡寺〉,《良友畫報》(海外版),第84期,1962年7月21日,頁7-8。

LTM_002

這份《良友畫報》為A3 size

 

  • 李君毅專欄「登山臨水篇」—〈陳澧筆下的靈渡寺〉,《海光》半月刋,第189期,1962年3月1日,頁37-39。

LTM_017

LTM_018

頁38為黑白相片,十分模糊。頁39為新界廈村和靈渡寺旅遊詳圖

  • 梁玉民〈夏村鄕的名勝——友恭堂和靈渡寺〉,1969年,[還未查到這份報導的出處]。

LTM_005

 

(二) 碑記—-有兩通嵌在牆上的碑記

  • 鄧惠麟於光緒30年(1904)所立的「先父寵榮公軼事碑記」

LTM_019

 

  • 2003年重修碑記

LTM_021

 

(三)  石匾額—-鄧氏村民致送的石匾額兩方—「靈光普渡」「覺迷祐善」

 

LTM_020

 

(四)  瓷相—-捐資者的瓷相

 

(五) 昔日住持蕭勤修大師的法相,蕭大師生於光緒庚子(1900),原籍梅縣,累代書香,約1940年代駐寺。(資料據李君毅〈陳澧筆下的靈渡寺〉)

 

[*資料補充﹕2017年10月1日]

LTM_027

*這天偶然在圖書館看見《饒宗頤道學文集》,由天地圖書有限公司和嗇色園於2016年出版,文集非常厚重,共512頁。最後部分「道教與其他宗教的關係」,有一篇是「靈渡山杯渡井銘」頁482-485,文章記於癸卯年(當為1963年),很有參考價值。此篇文章引自《清暉集》,海天出版社,1999年,頁398-400。

靈渡寺本是佛寺,但也曾作道觀,「今寺本道光羅浮道士所創,開山祖黃姓,失其名,再傳為張九陽,九陽傳鐘守一,守一傳今住持蕭勤修,俱梅縣人。」(《饒宗頤道學文集》頁485)

這個靈渡寺道士傳承資料不見於別處,但饒公沒有註明資料出處,未知是否親身訪問蕭勤修大師所得。*

 

 

(六) 另一客堂為供奉靈渡寺歷代祖師、主持、沙彌、比丘等等的蓮位。

 

對聯與匾額非常豐富

每次重修都留下不少著名書法家、文人雅士的墨寶,當中有清代廣東三大狀元之一梁耀樞「道從此入」木匾額;正門門聯有區建公(1887-1971)於84歲時的墨寶「靈氣所鍾山獨秀 渡杯而至石猶新」,區氏為新會人,1930年於香港創立了建公書法學校,有很多招牌都是出自他的手筆。廊柱、偏殿掛滿了數十副對聯、匾額,橫跨不同年代,從清末民國,至近現代,書法愛好者可慢慢細看啊!

LTM_003

匾額—「道從此入」為廣東三大狀元之一梁耀樞所題

 

 

LTM_007

香港最常見的墨寶之一——大鵬協副將張玉堂(1794-1870)

 

LTM_024.JPG

陳澧(1810-1882)的對聯(寫於辛亥1851年),李君毅文章有詳細解說

雲動山移泉飛石立

池平樹古水曲花迴

LTM_025

 

供奉的佛道神靈

大雄寶殿供奉三寶佛與觀音,偏殿有奉祀伽藍神關聖帝君、文昌帝君;呂祖、王靈官和斗姆;觀音殿設有靈籤。

LTM_011

 

LTM_012

 

LTM_014

觀音靈簽第一上簽講鍾離權成道,而第一百下簽講三教談道,很有趣!

 

《高僧傳》記杯渡禪師

走到寺後面,仰望屋脊上的圖案,主角杯渡禪師終於出場,有關杯渡的故事,見於南朝僧人慧皎(497年~554年)寫的《高僧傳》,此書記錄由東漢至南朝梁武帝年間的僧人故事,據說杯度曾駐錫過青山寺與靈渡寺。

 

LTM_026

 

《高僧傳》卷十,記載杯渡禪師有二千八百多字,故事情節充滿電影感,杯度是一位有神力的人物,可分身、死而復生、變戲法、替人治病,當然是離不開普渡眾生的目的。《高僧傳》雖然寫於6世紀,但很容易看。其中一個情節是如此引人入勝﹕

「時南州有陳家頗有衣食。度往其家甚見料理。聞都下復有一杯度。陳家父子五人咸不信。故下都看之。果如其家杯度形相一種。陳為設一合蜜薑及刀子熏陸香手巾等。度即食蜜薑都盡。餘物宛在膝前。其父子五人恐是其家杯度。即留二弟停都守視。餘三人還家。家中杯度如舊。膝前亦有香刀子等。但不噉蜜薑為異。乃語陳云。刀子鈍可為磨之。二弟都還云。彼度已移靈鷲寺。其家度忽求黃紙兩幅作書。書不成字。合同其背。陳問上人作何券書。度不答。竟莫測其然。」

分身術的杯度,同時出現於兩個地方,陳氏與四個兒子,為了查出那個是真正杯度,二個陳氏兒子留在都城看著一個杯度,另外三個則回家中查看,怎料兩個杯度都是前面放著一盒蜜薑、一把刀子和一條香熏毛巾,唯一分別是一個杯度有吃蜜薑,另一個則沒有吃,因為刀子鈍,還對陳氏說可否磨一下刀子。這就是當中幽默抵死之處,五個陳氏查證兩個杯度!

[補充資料–2018年6月1日]

2017年香港書展的「文遊四海」展覽中,看到有介紹本地旅遊,其中一個展櫃展出《新界風光》﹕

LTM_32

LTM_029

LTM_31

LTM_30

廣告

對「靈渡寺」的想法

  1. 引用通告: 靈渡寺 | 香港風物志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